毛不易:一程山路

本来这个节目为薛之谦看,后来虽然也还是喜欢看老薛对歌手作品的反应(他喜欢的时候,乐得笑开一朵花),也是因为有民谣诗人,毛不易。 就如老薛说的,潺潺小溪,但是这次没有流到没人看到的村庄。一句一句,画面如扇面缓缓展开,虽然蕴含着淡淡人生想法,仿佛很平凡:“一叶曲折过后,又一道坎坷,走不出,看不破”;但是到了下一句,“潺潺流水终于穿过群山一座座,好像多年之后你依然执着”,再回头去想前一句“一叶曲折过后,又一道坎坷,走不出,看不破”,突然好像“天光乍破了远山的轮廓”......眼泪就流出来了。

马伯骞:总结出的歪理

此人不红,怎么行。有思想,有见地,节奏感一级棒。 谁说“说唱”(rap)一定要带脏话?我觉得韩国的Tablo已经是诗人一名,但他的作品还是经常充满怒火,也常带脏话,虽然他本人有个幸福家庭,但他有过的惨痛经历,让我可以理解他的怒火。 可是马伯骞的作品,让我看到说唱可以在不带脏字不带怒火,反而带着对世人对世界的关切,满怀哲理。刚好长得帅还真是额外的天生资源。

做自己?还是被撒旦的自大意识捆绑了?

感想: 我们常常以为有去教会,有听道,有用躯壳服事,有带躯壳去小组,有张开嘴巴发出声音说了一串字词当作祷告,就完成了基督徒的工作。 虚空,自欺欺人的虚空。 没有全心负托上帝,没有全心信任,生活上思想上行为上都我行我素,不允许自己以外的任何人(包括肉眼见不着的上帝)来〝控制〞自己,美其名有主见,有想法,事实上就是不想让上帝来掌控自己的生命,也不愿付出任何(麻烦了点/坚持想保留的)代价来服事/服从。 其实,自以为得着,自以为没有失去,才是没有得着(真正有价值的),才是失去。 愿意放手,付出,即使(尤其是)对自己生命会带来不便/麻烦,才是得着(最美的祝福)。 我亦有此大缺点,但我知道必须改变,因为错的不是上帝,而是我。放手,才能得真自由。 不愿继续陷在撒旦〝做自己〞的谎言中,明明有救恩在手,为何却要紧紧被谎言和习惯捆绑束缚? 3/8/17 竭诚为主——《神的催逼》 看哪,我们上耶路撒冷去。(路十八31) 在主耶稣的生命中,耶路撒冷是他成就父神旨意的顶峰。[我不求自己的意思,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。]在救主的一生中,这是他唯一最大的关注。路途上所遇的一切,不论忧喜成败,从不使他偏离这个目标。[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。] 最重要的是知道上耶路撒冷去,是要完成神的计划,而不是我们自己的计划。很自然的,雄心是出於我们自己;但在信徒的生命中,该没有自己的目标。今天太多人提出自己为基督而作的决定——我们决志作基督徒,我们决定做这做那——但新约带出的信息,却是神自己的催逼。[不是你们拣选了我,是我拣选了你们。]我们并没有意识地同意神的计划,乃是在不知不觉中进到神的计划里去。我们根本不知道神怎样筹算,而且一日比一日模糊。神的目标似乎总是达不到,其实是因为我们太短视,看不见他的射标。初信之时,我们对神的计划有自己的想法——[我应该到某处某处。][神呼召我作这特别的工作。]於是,我们去了,做了,但神的催逼依然存在。我们所作的工算不得甚么,与神的催逼比较,不过是平台架而已。[耶稣带著十二个门徒。]他不住地带领著我们,我们还有许多未进入之地。 祈祷: ◆噢,主啊,我来到你面前;无论自觉或非自觉地,我怀著极大的需要靠近你。求你为著你的荣耀高举我、带领我、充满我,使我能和谐地配合你的计划和旨意。

【完結感想】《古書堂事件手帖》

彷彿陪他們走過了一年但感覺超過一年的人生歲月(因為整套書出版完整,跨越了2012至2017年)。 以日本311大地震後的時期為背景,以各種和書籍相關的事件為脈絡,講述了一群對書籍有特殊情感的男男女女,與彼此生命縱貫相連的故事。溫馨嗎?也冷冽。殘酷嗎?一絲似有還無的親情卻像地下水,時隱時現。 現在,故事完結了,雖然說不定會有番外篇或續篇(畢竟栞子可能會答應某人的要求,加上她也已經答應了另一人的某個要求,故事大可以有新發展),但總覺得是和栞子還有大輔道別了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