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选之作

没被选上, 特此公开拙作。 《梦想》(曲:林倛玉《不具名的悲伤》,原作词人:管启源) 这个晚上   又胡思乱想 不知思绪为何紊乱 综艺节目的笑声   和我并无关 为何只有它在和我相伴 失眠夜晚   回想起过往 这生活不是我梦想 昔日女孩是否早已经   把热情全遗忘 能不能鼓起勇气   重新起航 哒哒的马蹄   依然回响在心上 梦想是踏出第一步才能够算 兜兜转转不怕曾迷惘 勇敢地往前闯 启程后就不要再往回看 我听到过去的我在对我呼唤 放下包袱你就可以展翅飞翔 看天空依旧蔚蓝   眼睛别闭上   去翱翔 伸出手去触碰穹苍 失眠夜晚   回想起过往…

【原创小说】《遗产》第一章

暮色中,一个留着一头长直发的美貌女子牵着一个长相带几分秀气的大男孩,从德士上下来。男孩拿着下车前从母亲袋子里找到的钥匙,挣脱了母亲的手,跑到一栋大宅门前打开了侧门。女子付了德士费,跟在孩子后头进了门。门后是一道长长的碎石子走道,宽敞得像公园的院子里,错落有致地种植了不少或高高伫立的大树、或被园丁修建得一团团圆圆的灌木。 两人走了一会儿,才走到客厅的落地长窗前。 “咦?爸爸好像已经回来了。窗帘被拉开了,他的公事包也在沙发上呢!”向来把父亲当超人崇拜的张亦帆眼睛亮了起来。 “哦,真稀奇,他今天怎么会这么早下班?”母子俩随着走道绕过一簇凤凰木时,朱思瑶心里直纳闷。 终于走到了房子的正门口,张亦帆又抢先打开了门,立刻就冲书房跑去。朱思瑶把手提包和购物袋放到沙发上的公事包旁边,没好气地嘀咕着:“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怀胎十月生的儿子,怎么就那么粘爸爸。” 就在此时,书房里传来了一声尖叫。那叫声充满了恐惧、绝望、惊疑,仿佛凝聚了宇宙中所有最黑暗最深沉的负面力量一般。朱思瑶吓了一跳,猛然想起书房里的是自己的儿子和丈夫,而那声尖正是十岁的儿子发出的。她一边安慰自己说一定是丈夫准备了什么神秘礼物吓到了儿子,一边就往书房门口跑去。 可是书房里没有什么神秘礼物,只有一个眼睛睁得大大的在饮泣的小孩,还有一个躺在地板上的男子。男子口中流出的白沫,还有书桌上那一个小瓶子,说明发生了什么事。 千万富豪张正勤死于家中书房的新闻很快传遍大街小巷,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老百姓都想不透:一个那么富有,妻子又长得美,儿子又乖巧聪慧的成功商人,有什么理由要服毒自尽。家中的园丁、管家和仆人们,在事前都被张正勤以各种借口打发出门。张正勤在一片寂静的家中面对死亡的时刻,应该很孤独很可怜;又或者正是某种不为人知、不足为外人道的孤独,才使他做了这个糟糕的决定。 警方排除了他杀嫌疑,确定死者死于自杀。可是朱思瑶实在想不通:一直乐观、开朗的张正勤,前几天还和儿子约法三章,说儿子要是能考到跆拳道三段便带儿子去爬富士山,怎么可能自杀? “警察先生,你们是不是查不出真相就想随便结案?”如果不是李律师调停,说不定朱思瑶就会被控诽谤警务人员了。 张亦帆也无法相信挚爱的父亲会用这种方式离开自己。他睁着圆圆的大眼睛,一会儿注视着父亲的遗照,一会儿环顾四周,一会儿在房子里东跑西窜,试图在房子里的每个角落搜寻父亲的踪迹,仿佛无法接受父亲已经真的离自己远去。 “妈妈,爸爸去哪儿了?他真的死了吗?真的不回来了吗?他为什么要这样?是不是我不乖?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 “爸爸……你爸爸……”每次说到这儿,朱思瑶就说不出话来。她一方面希望丈夫不是自杀身亡的,另一方面又想知道是什么因素导致丈夫自杀。她只能安慰儿子说爸爸可能是生意上出了什么令他困扰的问题,他才会出此下策。张亦帆始终无法理解爸爸为什么可以抛下他,选择用这样残酷的方式离开世界,但他也不想让自己的痛苦成为母亲额外的心理负担,哭了几天,便不再提。不擅长察言观色的朱思瑶还以为儿子真的已经放下这件事,反倒是自己心里被搅得七荤八素的,让她暗暗地怨起选择用这样自私的方式自行了断的丈夫。 母子俩各怀心事,但都渐渐止住了泪水。除了举行葬礼的那一天,朱思瑶不得不含泪接受亲友们的慰问,称职地扮演了遗孀的角色外,她过后再也没有为张正勤流过一滴泪。张亦帆以为妈妈是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情绪才那么坚强,因此每当他忍不住胸中翻腾的情绪,想要大声痛哭时,都会找个借口回到房间,锁上门后便坐在窗下大哭。 不管有哭没哭,其实母子俩最想得到解答的问题是:为什么张正勤要这么做? 没想到真相会在葬礼后以惊人的方式揭露出来。

写在发布自创小说《遗产》之前

近日开始阅读John Grisham的"Sycamore Row",忍住不马上翻到结局,被里头各种疑团折腾得好奇得不得了。今日打开搁置许久的自创小说《遗产》,心里想着我可能无法继续写下去,毕竟上回是在今年1月15日写的。现在都10月1日了。 没想到,不打开不知道。我的小说某些设定,居然和"Sycamore Row"有相近的地方。哇!这种能算是deja vu吗?我真的是9月才买John Grisham的这本书的,没想到我八、九个月前突如其来灵感想要创作的小说会有类似的部分。 本来发现这一点后,想要放弃这篇小说。毕竟我搁置了那么久,几个月前重看大纲时还曾经觉得我自己都忘了我原先想写的是什么。但,我慢慢地重读每一个字,再重读大纲,突然有了想写下去的念头。而且我也不怕人家以为我抄袭,因为我当时曾经把一部分内容发给朋友看。朋友可以作证我是1月就写了。至于John Grisham的书,也许纪伊国书屋的电脑可以调阅出我手上那一本是何时购买的? 此外,也不知道是不是续写的时候到了,这次我边补充细节,边重看大纲,想起了当时到底想写的是什么内容了。 因此,好像是必须对得起这个故事,就算写得不理想,还是要写下去。 这也能算是序吧? 又: 为了避免受到 Sycamore Row的影响, 我可能得暂停阅读。明明快读到某人留下的重大证词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