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台剧《南海十三郎》观后感第二篇:ALL IS LOST, or perhaps not?

犹记当年第一次看电影版《南海十三郎》时,随着十三郎的愤慨而愤慨(混蛋任惜花!混账“猩猩版宝莲灯”!),因着他的被伤害而不平、难过,简直对他的遭遇“感同身受”,虽然当时我只不过25岁(暴露年龄啦!哇哈哈哈!比神话队长Eric还老啊!)。也许当时的我,还有年轻人愤世嫉俗、血气方刚的单纯。 (题外话,当时简直迷上了谢君豪啊,谢君豪就是我心目中的十三郎,到底我欣赏的是十三郎还是谢君豪,难以分辨呢!) 这一回,我先看了(昔日)金童子 Robert Redford 独挑大梁的 电影 "ALL IS LOST",再看舞台剧版的《南海十三郎》。也许因此而影响了对《南海十三郎》的看法。 以前我恨 Lily,觉得是她害惨了十三郎。先害十三郎滞留上海,无法完成医科学业,再害十三郎期望和美梦完全破灭(原来说什么会记得这幅眼镜,都是骗人的......),又因为十三郎无法承受让心上人看到自己落魄的一面的困窘(他忘了对方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),而痛苦异常,结果不知为何从火车上坠下,从此精神失常、无法再一展才华。 (又是题外话:看这部剧,我才真正体会什么叫“心上人”,明明不爱自己,明明不是知音,偏偏十三郎半生都把她放在心上。) 可是这次,我......很愧疚地......认为......是......十三郎......咎由自取。(对不起!!!!!!) 让十三郎魂萦梦牵的 Lily 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?也许现实中的阿莉有,但是杜国威剧本中的 Lily 只是一名让男生惊艳的美女。讽刺的是,“剧中的”她也是十三郎口中的庸脂俗粉。她从来没表现过欣赏十三郎,也从来没理解过十三郎,她唯一“在剧中”的优点,就是长得迷人。十三郎,你能看到唐涤生惊人之才,为何看不透 Lily 只不过外表美丽,其实根本不是你心中如莲般脱俗的仙子?你只是把自己的理想投射在外型符合的 Lily 身上,她内在并不是那样的人。否则,她应该能欣赏你用英语唱粤剧,而且是即兴编词的才智,也看得到你激情背后的赤诚真挚(哇哇哇,我突然又想到了......莫名其妙爱上至尊宝的紫霞仙子......那让我哭得稀里哗啦、眼泪与鼻涕齐飞的仙履奇缘啊......)。但是她后来不能免俗地嫁给了一个有能力聘请司机开大车,会讲英语并且赚大钱的富人。 十三郎,你追逐的、期盼的,是幻象啊!你却一再因此改变人生轨迹,第一次阴差阳错地放弃医科,以描写自己真实失恋心境的曲词获得赏识而成为剧作家,第二次却从此沉沦于迷迷惘惘、朦朦胧胧、拒绝清醒的避世境界中。 你不是笨蛋,你本可以看清真相的!你的沦落街头,是可以避免的! 当然,恃才傲物的你,一定会继续得罪人,你要放下的不只是对如莲仙子的幻想,还要放下对人的过度不尊重。我支持你打任惜花(......),我自己也蛮想打他,但是如果你能够好好地吞下一口气道个歉,等自己强大起来再去对付他,彻底地把他击垮,岂不是更痛快吗? ~~SPOILER ALERT FOR "ALL…

是良师,亦是知音–舞台剧《南海十三郎》观后感第一篇

什么是好老师?可能是可以启迪你的老师,也可能是最了解你的其中一个人。如果你很幸运的话,他除了了解你之外,还是一个和你有同样的理想、价值观,能够成为你的榜样,又能够给你很好的人生建议,为你着想的人。 在杜国威编剧的舞台剧《南海十三郎》中,“敬茶拜师”、“怒逐徒弟”和“师徒重逢”三场戏,情节非常吸引人,常在意想不到的时刻,既让观众笑,又让观众哭。 这三场戏展现了当一个人遇到了好徒弟,另一个人遇到好老师的时候,心灵中可以迸发出来的耀眼火花。 话说享誉香港和澳门的名编剧南海十三郎(本名“江誉鏐”)正在同时撰写三部不同的剧本。当年还没有电脑这回事,所以必须用手抄写。只见十三郎潇洒又轻易地就能吟咏出戏词,而三个抄写的助手,已经抄得满头大汗都还是跟不上。往往十三郎已经唱完第三部剧本的戏词,而抄写第一部剧本的助手才战战兢兢地举起手问道: “请问那个什么什么句子后面是什么呀?”因为他抄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十三郎唱的,而且记性又不好。十三郎一气之下,把三人骂了一顿。 后来又来了个年轻人,说是抄写助手之一的“芬叔”请他来帮忙,十三郎就让他继续抄。没想到这个看来很平凡的年轻人,居然顶得上那离开的三个人。他不但完全跟得上十 三郎的速度,而且对曲子的了解,并不输给十三郎,对戏曲也充满热情。他抄写时的表现,和原来那三人完全不同。那三人都快要急哭了,他不但从容不迫,还可以和十三郎一起吟唱曲调和节拍。在十三郎可能是被他的抄写速度和热情“惊吓”得想不出下一句唱词时,这年轻人还自己想出句子来。这简直是超乎十三郎的想象,也可能撼动了十三郎的自信心。一直以来,在十三郎周围的人,大部分都跟不上他的思考速度,也未必能理解他的思 想逻辑。这年轻人到底是谁,居然有深藏不露的本事? 十三郎不由得开始认真地看着他,而这年轻人也趁机表达了他对十三郎的敬意,说要拜十三郎 为师。十三郎要年轻人拿杯茶来,年轻人一喜,马上乐滋滋地倒了杯茶,递给十三郎。没想到十三郎却往杯里吐了一口浓痰,要年轻人喝下去,喝了才答应让他拜 师。年轻人举起杯子,看来十分为难,可是后来他还是放下了杯子,拒绝被侮辱。转身离开时,还满脸傲气地丢了一句话给刁难他的十三郎:“我总有一天会超越 你!” 没想到十三郎哈哈一笑,叫年轻人回来再倒一杯茶,这次真的喝下去了。原来十三郎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有没有骨气,因为他认为“敢爱敢恨, 才是剧作家的本色”。但他不想当“师父”,因为他只比年轻人大七岁,所以要年轻人叫他“大哥”。最感人的是他对年轻人说的那句话:“我们君子之交,就凭这杯茶。” 好一个“君子之交”。如果十三郎不是十分欣赏这位年轻人,倨傲如他,绝不可能会称呼对方为“君子”,而且还把对方和自己放在对等的地位。这位年轻人,就是后来香港著名的粤剧剧作家――唐涤生。 十三郎不让唐涤生叫他师父,看来是有原因的。也许他心里知道:此人绝非池中物,迟早会超越自己。也就是说,在十三郎心目中,觉得自己并无资格当唐涤生的师父,只能当个引路的大哥。十三郎和唐涤生以下的这段对话,充分显示出了向来高傲自信的十三郎,对唐涤生的评价和期望。 十三郎:“我不要你写出这些垃圾,你写的跟我一模一样,根本就是在模仿我,看完这些元曲杂剧再来一次。” 唐涤生:“为什么?” 十三郎:“你那么有文采,用不着写这么俗气的剧本,笨蛋!” 唐涤生:“你不也这样写吗?” 十三郎:“我可不一样。你跟我的时代不同,看我戏的有九成是文盲,写深点就听不明白。目光要放远点,观众的水准越来越高,写得像我那样有个屁用?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。” 唐涤生:“什么叫做‘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’?” 十三郎:“你模仿我是没用的,模仿得再好也是我。把从我这里学的东西转化成你自己的,就扬名立万了,年青人!” 十 三郎看到唐涤生的才气,相信他有能力写出不俗气的剧本;他更有远见,知道观众的水平在提高,渐渐有能力理解比较深奥的唱词;更重要的是,他爱才、惜才,完 全不在乎会被唐涤生超越。他反而担心唐涤生甘心活在自己的影子下,以为照“大哥”的方式写剧本就够好了,结果反而毁了自己的前程。 这侧面展现了自我得有点嚣张的十三郎,其实也是个胸襟广阔的人物,不但懂得欣赏比自己更厉害的人物,甚至不希望对方的才华被埋没。 后来日本侵华,逃难之时,十三郎以非常难听的话赶走唐涤生。连身边习惯十三郎嚣张言行的好友都看不过眼,说他太过分,没想到十三郎却是面恶心善。他的真心话其实是:“你懂什么,阿唐的前途不可限量,跟着我他有什么作为?”(看到这里,我心中一酸啊......) 到后来,十三郎发疯、落魄,活得像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又拒绝亲友的帮助。在茶楼重见唐涤生之时,唐涤生果然已经成了超越师父的著名剧作家。唐涤生的粤 剧,是连以前看不起粤剧的大学生都欣赏的雅俗共赏之作,他又没有“大哥”的傲气,所以人缘也不错。此时两人的地位,判若云泥。十三郎想溜走,唐涤生却真挚地挽留。以前想帮助十三郎的人,不是被他拒绝,就是帮的方式不合他意而翻脸。唐涤生不是一般人,他是能理解十三郎心思的好“弟弟”。他以即兴的唱词表达了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