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从想法回归到记忆] 从钟汉良……又想起

尽管我们信仰不同,但是很欣赏钟汉良藏在一张俊脸背后的个人文化修养。他真的不是一个偶像。最喜欢访谈最后他对英国的描述。现代人,有多少还在追求“醇”?多数都是贪新鲜、快、“时髦”,压根儿不晓得何谓“沉淀”,何谓“底蕴”,何谓“醇”。联想到我喜欢的神话,队长也说过,他们现在像名酒一样,像古董一样,进入了“熟成”和“醇”的阶段。钟汉良,想当年OREA让我非常鄙夷。这几年看到了深深的素养、修养和学养,不得不佩服。(这是看了好几段他上不同节目的访谈后得到的总结论。这家伙有颜、有演技、有舞艺、有身材,但更可怕的是有脑筋、有上进心、有拼劲、有智慧......不过我是用脑袋欣赏他,我还是爱我那六个神经病组成的神话。) 钟汉良“凤凰网非常道实录” 想到钟汉良的OREA,就想到他师父邰正宵广东版的OREA,就想到当年有个人和我一起在Karaoke唱歌,听到别的厢房里的人唱了一首“想你想得好孤寂”,就居然问服务员那是什么歌,然后点来听和学唱。连续不下七八次,可能有十次,应该没有二十次吧。然后和这个人一起喜欢上了邰正宵,会讨论他的歌曲的优劣,会比较邰正宵的OREA和他徒弟钟汉良的OREA,然后鄙夷钟汉良的版本。没想到多年后我会被钟汉良的演技以及个人修养折服。这个和我有特别记忆的人,就是CHY。 想你想的好孤寂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、千纸鹤、一千零一夜...... HY,谢谢你,陪我留下了年少时一段又一段“轻狂”、“疯狂”的回忆。你是最好的朋友。 邰正宵《想你想得好孤寂》

For You: 你是我遗失的美好

慧仪: I really miss you.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,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。 是谁知道我开始迷上了红楼梦,是你。 是谁为了想知道我喜欢的红楼梦的魅力也开始阅读,是你。 是谁让我开始对读者文摘产生兴趣,是你。 是谁煮过加了姜加了酒的汤让我去风,是你。 是谁带我第一次上当年的 Compass Rose 喝酒的,是你。 是谁让我认识陈洁仪的歌曲的,是你。 是谁在我明明已经知道喝了酒会过敏还是想喝喝看的时候,帮我调了两杯酒的,是你。 是谁影响我读了生平第一本超厚的英文书 Gone With The Wind,是你。 是谁和我因为谭咏麟的《朋友》而成为朋友,是你。 是谁在我没有努力去香港见面的时候,回新加坡时会努力找我出来见面,是你。 是谁在开始对抗抑郁症这个陌生的敌人时,居然还能抽空提起劲和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持续见面,忍受她的幼稚的,是你。 是谁在我自己面临抑郁症时,一想到就得到鼓励,知道那只不过是头脑伤了风、感了冒,可以治疗,是你。 还有多少大大小小关于你的我们之间的回忆,潜藏在我吃过百忧解的笨脑袋里想不起。这时我真的好想可以全部想起。 你是我生命中一个大英雄。 你是我生命中一个美好的祝福。 你是我遗失了很久的美好。

For You – 你真的不在了

偶然听到一首哀切的音乐,是你曾经为我建议的乐曲。听着听着,才猛然想起,那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你提到乐曲,想起你从以前就喜欢古典音乐,那是你和我如此近又如此远的最后一次比较有深度的交流。然后我猛然想起、惊觉、明白,你不在了。我想你。 以后,谁能为我建议乐曲? 就算有,也不再是你。 四人行,如今余三人。不提你,可是心里一直有你。